谢建苹主页 - 空六军战友网

 

作者: 谢建苹 
部队: 空17师   
部门: 51团后代人 
职别:  
电邮:  
显示通信录    个人档案
致辞: 空六军虽说不存在了但精神永存,空十七师虽说改编了但后继有人,我虽不是军人,但有军人的血统,我虽未穿过军装,但能进入军网我也甘心。叔叔阿姨,哥哥姐姐,弟弟妹妹们,我们为军网的建设献出一份火热的心。 
所有篇目(共28篇)
 

这是对 谢建苹 个人博客主页第 次访问

谢建苹 发表博客 28 篇,浏览总数为 60459 次,评论总数为 162 篇。

 

标题:

我家添个小宝贝 

发表时间:

2014-11-22 17:08:41 

更新时间: 

2014-11-24 10:39:48  更新者: 徐同联

关键词:

  

    2014年6月9日,我们谢家又多了小家伙,他是我弟弟谢建坡的第二个孩子,本来以前检查的是个女孩,生下来却是个小子,给我们家一个大大的意外。小家伙的到来,把我们的生活全搅乱了,弟媳妇身体不好,老爹老娘就瞪着眼睛给我下命令,必须搬回娘家住,孩子的问题以后就交给我了,不许说不,我妹妹没事了也要回来看看,你们说这老两口讲理吗 吃惊 。小家伙生下来就6斤,丑丑的像个小老头,就这还让我那个不爱说话的老爸,看见家属院的人就笑着说;我们得了个孙子,有空到家来吃糖。他这会可真胆大,不怕计划生育的人到家罚钱,这个宝贝孙子可是偷生的,他老人家说了,反正孩子生下来了,要多少钱给他们,可他就没有想想万一处分我们呢,唉,没有办法,随他高兴吧。这个丑小子,成心和我做对,我抱着不哭,只要放下拼命的哭,别人抱也哭,我妹妹抱他也哭,同样都是姑姑,为什么总要我,真欠扁,最让我痛苦的是,白天他一个劲的睡,晚上瞪着眼睛和我玩,我不是个机器,白天忙工作,晚上和他我玩不起,我的亲娘家侄,你就饶了大姑吧,大姑也是40多岁的人,熬不起。过了10天痛苦的日子,再这样我就要晕,不顾父母的反对,我把刚10天的臭小子晚上带回我自己的家,一定要把他的臭毛病改过来,早晨上班前再把孩子给他们送回去,让我父母看着。在我的狠心调理下,孩子有规律多了,虽然闹,最起码晚上不玩了。日子一天天的过着,我发现丑小子不丑了,可能是我带的多,都说像我,性格也像,看见谁都笑,变化最大的是妈妈,往年这个季节,她都病秧秧的,吃药打针,是医院的常客,现在,跑的那个有劲,哄孙子歌唱的美着呢,听声音就好象个小姑娘,再瞅瞅满头白发的老爸,抱着孙子一一一二一,一二一喊的我在院里都听的见,妈妈也不说血压高了,爸爸也不说头晕脚疼了。孩子现在快半岁了,看着天天忙碌却幸福快乐的父母,我的任务也完成,该回自己的家了,乖宝贝,你的到来,给你的爷爷奶奶带来幸福和安康,亢怀明爷爷还给你起个小名叫谢谢,真心谢谢你我心爱的宝贝,谢谢

[查看全文] | 发表于 2014-11-22 17:08:41| 阅读 1414
评论 (3)
 

标题:

我们和邻居刘树勋伯伯一家 

发表时间:

2014-10-26 22:54:21 

更新时间: 

2014-11-14 10:01:28  更新者: 张玉武

关键词:

家庭2014重阳  

    我不记的我们家什么时间去的十一区,从记事时邻居就是刘树勋伯伯家,因为都是河南驻马店地区的,所以关系更亲密。

    刘伯伯家两个儿子一个女儿,当时他是作战科的科长,老大刘玉平在北京上大学,女儿刘玉琴在家属工厂上班,小儿子刘玉州在上初中,家庭经济比我家好,他们无论做什么好吃的都少不了给我们姐弟三个,刘伯伯性格特别温和,每次回家休息都会问问我的学习,再逗逗我年幼的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我在部队参加的第一次婚礼就是玉平哥的,他娶了师政委的女儿,新娘长的特别漂亮,当时在他家和我家准备了两桌喜酒招待客人。我在部队特别调皮,爸爸老打我,挨打时,我就会特别大声喊;哥哥姐姐,救命呀,我爸打我了;玉州哥和玉琴姐姐都会第一时间去救我,还有沟对面安西斌也会跑过去救我,为这事,刘伯伯不少说我爸爸 ,不让打孩子害羞 后来,玉琴姐姐教我,女孩不能天天惹事,要知道替父母做事,照顾弟弟妹妹,也就那时候,我跟着她学会了做饭,带弟弟妹妹。

    82年,刘伯伯转业回到了驻马店市柴油机厂任书记。85年春节,我们家也随着爸爸转业回河南,当时刘树勋伯伯天天找人托关系,想把我爸爸留驻马店市电表厂,可惜没有留成,我们就回了上蔡县城,妈妈同学就把我父母全部安排在电业局。

    从部队回来以后,我们和刘伯伯一家又开始了密切的来往,特别是妈妈得癌症后,我们处在困难时期,刘伯伯就经常和阿姨来看我们,鼓励妈妈勇敢的活下去,嘱咐当时只有17岁的我照顾好妈妈和弟弟妹妹,有什么困难找他们,还经常给我买漂亮的衣服,怕我穿的衣服旧了,被别人笑话,在刘伯伯一家的支持帮助下,我们全家度过了那艰难的岁月。

……
[查看全文] | 发表于 2014-10-26 22:54:21| 阅读 2415
评论 (10)
 

标题:

一个小玻璃球引起的命案 

发表时间:

2014-10-7 12:50:32 

更新时间: 

2014-10-7 12:52:12  更新者: 谢建苹

关键词:

  

 

8月的一天下午,小县城被一个新闻炸开了锅,县城北关大队书记被打死了,并且是被乱棍打死的,县城说什么的都有,人怎么死的就有好几个版本,不管外面怎么传,但是老百姓心里都替打人的那家捏把汗,怎么和这家干上了还出了人命,因为死者不单是大队书记他家还都是县城回族的头领。死者的长辈当时都在宁夏清真寺做法事,接到噩耗立刻坐飞机返回。地方政府怕引起民族纠纷,全部严阵以待,召开紧急会议,可是他们还没有研究出办法,回民头领带领他们的人,已经堵着县政府的大门,要求马上枪毙造事的夫妻,赔多少钱都不要,就要以命抵命。造事夫妻,丈夫在交通系统工作,妻子在县一中教师,事情出来他们就双双被抓,他们不停喊冤,说根本就没有打死者,要求法医尸检,但是死者家属以宗教信仰拒绝,在事情协调时间,全地区的回民都来聚集,给政府加压,要求马上枪毙那对夫妻,没有办法,县政府马上向省里汇报----------半月后,这个事情以县政府出60万,造事家庭出40万结束。事情过去两个月了,知道事情真象的人才敢偷偷说出来。出事的那天中午,死者喝了酒回家睡觉,但是楼上总是在不停的响,气的喊几声,楼上还是响,他气急败坏的跑到楼上去骂,楼上邻居家的男孩在玩玻璃球,在地上不停的响,听到骂声孩子的母亲不但没有说自己的孩子,反而和邻居对骂,就这样,一个小事情升级成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之间的肢体争斗,后来在其他邻居劝说下,战斗结束,各回各家,可大队书记这个40多岁的壮汉子,却突然倒地不起,等120来,人已经不行了。一个小小小的玻璃球,却引起这么大的事情,如果孩子的母亲能够及时劝阻自己的孩子,如果这个大队书记能够不骂人,上楼好好和邻居说,如果`如果‘如果,唉,冲动是魔鬼呀,死者虽然有了100万,但是他的父母没有了儿子,他年幼的儿子没有了爸爸,那对夫妻虽然免除刑事,但是40万对于他们却是沉重的负担。这个事情留给我们许多思索,邻里之间怎样相处,我们的宝贝怎样教育,遇到事情我们又该怎样处理都好好想想吧

[查看全文] | 发表于 2014-10-7 12:50:32| 阅读 1258
评论 (0)
 

标题:

儿子当兵走后 

发表时间:

2013-12-1 12:02:57 

更新时间: 

2014-1-1 13:20:55  更新者: 陈子才

关键词:

  

儿子当兵走后

    2012年12月12号,儿子当兵走了,孩子走了,把我的心也带走了,每天就是想念,流泪,我就变了一个人,从前那个爱笑的我变成爱哭的人。在梦里听到孩子叫妈妈,赶快去开门,门口空无一人,工作也没有心去做,天天就盼着小猪的电话。以前劝别人的话,也不知道都丢哪了,事情轮到自己头上,我才真正知道自己有多么脆弱。因为他是特种兵,管的特别严格,打电话几乎是不可能,天天闲了,就坐在电脑前看我是特种兵,流着泪看着那些特种兵训练,想着自己的宝贝也在接受魔鬼训练,心中默默为儿子加油,儿子加油。

    十月二号,我终于见到了宝贝小肥猪,一个帅小伙站到我的面前,如果不是他叫妈妈,我根本就没有认出来这个  穿军装的人是我的小猪,黑了,瘦了成熟了,楞了半天,才相信,这真是我天天想念的宝贝,我搂着孩子哭了,孩子给我搽着泪,夸着我美女越来越年轻了。部队只让见见孩子,只能陪孩子吃顿饭,然后马上就必须离开,我拉着孩子,仔细看看,摸着他手上的老茧,摸着胳膊上青印,问着孩子疼吗/孩子搂着我,妈妈我就想让你陪陪我,躺你怀里歇会,孩子爸爸心酸的转过身,我坐下,让孩子趴我怀里,摸着小猪的头,嘴里说着鼓励他的话,心里疼的抽。快到分开的时间,孩子拉着我的手送到门口,我亲亲我的宝贝小猪,告诉他,别忘记他是军人的后代,妈妈相信他是最棒的,小猪给他爸爸敬了个军礼,转身走回营房,我看着孩子1米8多的背影,我的小猪长大了,成熟了,可以自己飞翔了,我可以放心了,回到车上,我放声大哭,有心酸也有欣慰。

……
[查看全文] | 发表于 2013-12-1 12:02:57| 阅读 1852
评论 (7)
 

标题:

偷偷摸摸的救助 

发表时间:

2013-5-24 14:29:17 

更新时间: 

2013-5-26 22:31:20  更新者: 赵平虎

关键词:

  

我工作在一个三不管的乡镇,这里就像外面传说的那样,是做假的总部,有次三地区公安联合行动,查出来国务院的假公章用麻袋装,公安人员开玩笑的说;还真不知道,国家领导都跑这里办公。这里的假钱,毒品,假证,黑帮都成气候,无人敢惹。有个村,大部分媳妇都是从越南,缅甸,广西等地买来的,老百姓贫富两极分化特别明显。这一天,正是老百姓赶集的日子,也是我们回收电费的高风期,人来人往特别热闹,有个女孩子引起我的注意,她白白净净,小个看样子最多十八,九岁,却挺着和她年龄不符合的大肚子,全身浮肿,我赶紧让别人给她让坐,让她休息一下

,,她不知道怎么交费,用南方口音向我询问,我怕她听不懂方言,就用普通话给她交谈,她用惊喜的声音问我能够听懂她说的话,我说能够听个大概,我告诉她我在部队长大,部队的孩子哪的都有,我方言不会说,但是有的可以听懂,她泪汪汪看着我,好象有好多话要说却不敢,跟着她一起来的四个妇女惊觉的看着我,让那个女孩快走,说是到医院生孩子。那女孩一步一回头的看着我,我也无奈的看着她。她们走后,听那些交费的老百姓说,这个女孩是西安大学的大学生,不知道怎么被卖到这里,给了一个快五十的男人,天天被他们看的特别紧,逃跑一次没跑掉,打的半死,现在快生了,他们松了点,有时间还让她到集上走走。过了大约一个月时间,我把这个女孩快忘记了,她却突然出现在收费大厅,求我救救她,还有她刚出生的儿子,给她的家人报个信,留了个地址电话就匆匆离开。我自己也惊恐万分,心理也明白如果让买方知道报信他们会杀了我,不管呢看着可怜的大学生,不忍心,天天和自己斗争,不敢和父母老公说,无路可走情况下,我打通了罗永志大哥的电话,我该怎么办,罗大哥告诉我要向当地公安部门求助,保护好自己不被伤害,可是他那知道,我们都不能向公安部门求助,我们不信任他们,经过激烈思想斗争,我和在县妇联工作的同学联系,他们出面通知了女孩家人,并且以婚姻普查的形式知道了女孩的具体位置,和她联系上,约好离开时间,为了保证脱身能够成功孩子必须先留下,在他们安排这个事情期间,为了不被怀疑,我请假不上班,跑上海玩,和付根利叔叔吃了顿饭,钱大哥陪我看了夜上海,开开心心的玩了几天,忘记了所有的烦恼。女孩已经离开几年,我也平安无事,天天提着的心,唉,总算放肚里面了,我也曾经帮助一个被拐卖的孩子找到了亲生父母,虽然结果甜蜜,但是经历太难,好人难做呀,有时躺在床上睡不着,问自己,如果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还敢伸手吗/也许-------我也不知道

[查看全文] | 发表于 2013-5-24 14:29:17| 阅读 1772
评论 (8)
 
   

共 28  篇,第1/6页 下页  末页

 
Bottom
浏览时间:2023-1-31 11:32:55
Copyright © 2006 - 2023    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 版权所有    京ICP备 06060571 号